啥都看看w

© threethree | Powered by LOFTER

【于郑喻黄四角】无题 1-5

*确定的CP有于郑和喻黄,剩下的心证

*其实这四个人关系都挺混乱的(。

*有跟原作设定不符的地方


1

于锋踏进训练室的时候黄少天正叼着半个包子在座位上含糊不清地嚷着什么,按道理带东西进训练室吃是被禁止的,不过现在训练还没开始所以喻文州也没阻止他。

黄少天转眼看见于锋,终于舍得将包子咬下一口拿在手里:“哎哎你过来看,冰雨更新了,帅吧帅吧帅吧不要太羡慕哈哈哈哈!”

屏幕上的夜雨声烦正挥动着冰雨做出系统固定的动作,乍看之下没变化,但于锋仔细看去却发现剑身上多了一抹幽蓝的光芒。

 “这是……”

 “新合成进去了一种材料,攻速+1力量+1,多亏了昨晚网游里抢BOSS大获全胜不然不知道又要被叶秋那货压到什么时候,哎哎哎那边的郑轩,叫你呢叫你呢过来看看,昨天晚上的战果!”

于锋顿时屏住了呼吸,他听见身后有个人拖拖踏踏地走来,一个没什么精神的声音响起:“这么快就做出来了?技术部要不要紧,消耗材料这么快我压力山大啊……”

声音越来越近,最后停留在于锋的左肩后面,郑轩朝屏幕瞄了一眼就打了个哈欠:“干得不错啊黄少,挺帅挺帅。”

 “那是!可惜于锋昨晚约会去了不然你们配合一下说不定另外那个BOSS就不会落入叶秋的魔爪,唉真遗憾啊不过下次我和队长一起上看叶秋还有什么机会!”黄少天眼睛没移开屏幕仍然兴奋地说着,于锋侧头看他一眼,发现他手上的包子已经不见了。

左肩压力一轻,于锋知道郑轩已经走开了。他悄不可闻地在心里也叹了口气,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因此他没发现,他离开之后黄少天复杂的目光。

  

于锋进蓝雨之前就听闻过蓝雨的剑与诅咒——或者换一个名字,利剑与基石,不管哪种名字都毫无疑问地表明了蓝雨的核心是谁。

实际上像蓝雨这样,队长和王牌不是同一人的队伍在联盟中再也找不出第二只,于锋进蓝雨之前也暗暗地想过这个问题。但是当他进入蓝雨之后,才知道他真是想得太多了。

那两人根本就不需要他来操心。因为他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个核心,一个整体,没有丝毫分崩离析的迹象。

这么说两个男人有点奇怪,但于锋也没多想,直到某天晚上他看到喻文州和黄少天在天台的角落接吻。

于锋的第一感觉不是震惊,而是理所当然——啊,果然是这样。

并不是说他们两人在日常生活中露了马脚,相反从旁人来看喻文州和黄少天再正常不过。正常到即使被发现他们两个关系不正常也没有吃惊的力气的地步。

于锋想了想,发现自己再待下去只会尴尬,正准备转身离去,身后却有只手搭上了他的肩。

一瞬间于锋还以为自己被那两人发现了,然而下一秒温热的呼吸就拂过他的耳边,随着而来的是与那两人截然不同的声音,懒洋洋的,却又带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你也看到了?”

 “……郑轩前辈。”于锋转过身,看到郑轩披着队服外套站在夜风中,依旧是有些凌乱的头发,像是没睡醒的样子。

郑轩也是第四赛季出道的,和喻文州黄少天一样同时站在蓝雨的队伍里,但他的存在感却少了不是一点半点。就算前面有个张佳乐作为联盟第一的弹药专家,以郑轩的技术也不该这么没存在感。

想来想去不就是一个原因吗,干劲不足。于锋想起他待的荣耀职业群里盛传蓝雨人人都有些不容忽视的缺陷,对郑轩的感情就更加复杂。

干劲不足不像喻文州的手残,天生无法纠正;也不像黄少天的话唠,可以给敌方造成干扰,成为自己的有力武器。干劲不足除了限制自己的发展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于锋再看到郑轩的时候,心里就多了些恨铁不成钢的感情。不过郑轩毕竟是他的前辈,平时两人除了荣耀之外差不多毫无接触,他这种微妙的感情也就一直隐藏得很好。

郑轩看了看他,比出了一个嘘的口型。于锋点点头,跟着他离开了天台。

 “郑轩前辈,队长和黄少……”回寝室的路上于锋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他们,他们在谈恋爱?”

郑轩看他一眼:“你不都看到了吗?”

于锋纠结了一会,最终还是没忍住对郑轩理所当然的震惊:“可是他们都是男的……这不是同性恋吗!”

郑轩停下了脚步,于锋还以为他有话说,一看居然已经到了他寝室门口。

 “你觉得同性恋很奇怪吗?”郑轩手握住门把问道。

 “不是奇怪……”啊,我为什么要跟不熟的郑轩讨论这个,于锋简直纠结得要精神分裂了。

然后下一秒他就真精神分裂了。

原本已经握住门把的郑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抓住了他,然后亲了他一下。

 “那我喜欢你,你觉得奇怪吗?”

 

2

于锋当机了整整一晚上。

一会是在天台接吻的队长和黄少,一会是郑轩凑过来时略带凉意的唇,一会又出现了队里最近尝试让他和郑轩打配合时并肩而站的锋芒慧剑和枪淋弹雨。

啊,我明天还要不要去训练。于锋最后陷入混乱的睡眠时,占据他脑海的赫然是四个大字:压力山大。

  

第二天于锋魂不守舍了一整天,连黄少天都看出他不对劲了,使劲一拍他的肩头:“怎么了你?魂被哪家的小姑娘勾去了,难道是粉丝寄了靓照给你让你一见钟情!不对呀你还没打满一个赛季呢这么快就有人写情书了不错嘛都快赶上堂堂剑圣我的速度了,来来来我今天决定跟你共进晚餐严刑拷问,不看到妹子照片誓不放人,郑轩你要不要一起来拷问一下蓝雨第一个脱团的叛徒!”

于锋浑身一激灵,看到黄少天左手勾着他右手拉住了路过的郑轩,整个人就像中了僵直弹一样挺立在原地。

郑轩看了看黄少天又看了看他,苦笑着拍拍黄少天:“唉,黄少你就随于锋去吧,这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呢这么嚷嚷也不怕搞得他压力山大,到时候妹子跑了我们到哪去找一个赔给他。”

 “咦?郑轩你这家伙……”黄少天愣了愣,郑轩就摇摇手走开了。于锋从僵直状态恢复过来,也忙不迭地溜走了。

黄少天看着两个相反方向的背影,嘀咕道:“郑轩怎么知道于锋八字还没一撇的……”

  

魂不守舍的于锋第二天勉强算是恢复了正常,黄少天虽然好奇却也没再去多问他。只是这份勉强掩饰的正常却没逃过喻文州的眼睛。

 “于锋,你跟郑轩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吗?”训练结束后喻文州单独把于锋留了下来。

于锋深呼吸了一下才把眼前人和黄少天接吻的场景压了下去,镇定道:“没有啊,队长有什么问题吗?”

 “我想你们性格也不是合不来会吵架……”喻文州若有所思地看着今日的训练结果分析,纵使是他也猜不出于锋混乱的原因,最后只好认定是偶然的操作失误:“今天你们配合失误比较多,超出了我的容错率。你别压力太大,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或者少天商量,还有郑轩,别看他那个样子,毕竟是你的前辈,大多数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队长,他靠谱得过头了……于锋只好含泪点头。

 

喻文州说还要整理会资料让于锋先走,刚出训练室于锋就差点又一次心脏骤停了——郑轩站在训练室外,正在等他。他也没有玩手机,就安安静静地靠在墙上,头略微仰着像是在看斜上方的什么东西,但眼神茫然没有落点。

于锋定定神,走过去一拍郑轩的肩膀,郑轩这才直视了他:“啊,队长说完了?”

“嗯。本来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说完之后两个人就沉默了,于锋心一横正要开口,郑轩却抢先一步阻止了他:“别想多了。”

“……啊?”

“我说,别想多了。”郑轩依旧是一副毫无干劲的样子。他对上于锋的眼神,冲他笑了笑:“想太多前辈压力山大啊。”

有那么一瞬间于锋想抓住他的手说你好好说清楚,但是最终他还是站在原地看郑轩离去。

 

3

喻文州调整了队内的战术方针,放弃了让于锋和郑轩打配合的想法,转而让于锋担当了正面攻坚手,郑轩依旧留在后方机动配合。(PS原著第六赛季于锋并未担任主力)随着队伍向季后赛稳步迈进,于锋作为新秀也逐渐吸引住了大众的目光。一直以来蓝雨的战术体系就缺乏于锋这样的正面输出,现在于锋填补上了这个空缺,本赛季蓝雨夺冠的呼声又更高了一些。

对此于锋很兴奋。有压力,但是压力更能让他兴奋,他进入职业队伍,一开始追求的就是那个唯一的目标——

 

“啊,晚了。”郑轩在键盘上跳动的手指出现了一瞬间的停顿,枪淋弹雨立刻被夜雨声烦打了个措手不及,冰雨幽蓝的剑光随着血花扬起。郑轩皱了皱眉加快了敲击速度,最终荣耀还是出现在了黄少天的屏幕上。

“赢啦!哈哈哈郑轩你想赢哥还早了一百年呢还有刚刚你这货又走神了吧?选位倒是不错不过你就这么径直走出来真是白瞎了之前的意识!”那头黄少天眉飞色舞地一推键盘站了起来搂过郑轩大步朝外走:“今天你的鸡腿归我了!队长走吧走吧难得休息一下自由PK没啥好分析的早点去吃饭晚上省点脑细胞对付叶秋吧!”

郑轩耳机还没摘下来就这么手忙脚乱地被黄少天拉离了座位,顿时一阵惨叫:“黄少快放开我要出人命了痛痛痛队长救我!”

喻文州忙着整理资料没听到郑轩的求救,于是郑轩果断换了个目标:“于锋!说你呢快来帮我把耳机拉下来啊啊啊啊要被勒死了!”

“啊?啊!”于锋这才反应过来,大步跑过来却因为郑轩和黄少天的扭曲姿势一时无从下手,干脆把耳机从电脑上拔了下来。

然后他就这么看着郑轩保持着尔康手的姿势惨叫着被黄少天拖走了,身后还留下一条长长的耳机线。

这时喻文州才慢条斯理地整理好资料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走吧,我们也去吃饭。”

于锋直觉哪里不对劲,跟着喻文州边走边回忆刚才的情景,思绪又很快被那盘PK拉走了。

当时郑轩选了个绝佳的位置,一路上小心隐蔽着身形连黄少天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就这样他慢慢地绕到了黄少天的盲点处……然后径直走了出去。

实际上郑轩不是第一次这样走神了,多观察两次他的个人赛就会发现,在双方还没交上火的时候枪淋弹雨经常会随意地走动,不熟悉郑轩的人还以为他在走位,熟人一看就知道他又走神了。

好在团队赛里郑轩还是十分靠得住,关键时期从来没有掉过链子,因为这种漫不经心的行为也就被喻文州容忍了下来。

喻文州能忍于锋却不能忍,刚刚看到枪淋弹雨走到了黄少天的眼皮底下他差点就跳起来大吼郑轩你在干什么,却看见频道里跳出的一句话:

枪淋弹雨:啊,晚了。

原来他都知道。于锋突然就泄了力气。

多年后于锋想起那场PK和PK后被黄少天拖走的郑轩才恍然大悟。一切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注定了,只是他没发现。

 

4

第六赛季,蓝雨捧起了荣耀的冠军奖杯。

黄少天丝毫不管还没完全撤走的媒体,笑着一头扑进了喻文州怀里,被同样笑得开怀的喻文州揉着脑袋,然后激动的队员也一个个扑了上去把他们围在中间,失控的场面顿时就有了点叠罗汉的意思。

于锋哈哈笑着往身下人加了点力,换来一声气若游丝的“卧槽压力山大”,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扑在郑轩身上,连忙想退,但徐景熙这时正压在他背上把他挤得快要吐血,没退成反而离郑轩更近了一点,到了一个危险的距离。

他看见郑轩眨了眨眼睛,睫毛几乎就从他脸上擦了过去。

然后郑轩说:“喻队黄少,恭喜你们啦。”

于锋一惊,顿时就像从头到脚被浇了一盆冷水一样。

“队长你听听这家伙说什么,恭喜我们哈哈哈哈难道你以为冠军是我和队长两个人的吗虽然本剑圣成了本赛季MVP是很帅没错但是这个奖杯,”黄少天说着就费力地把奖杯塞到了郑轩怀里,后者一个趔趄正好跌到了于锋身上:“这个奖杯是蓝雨的!来来来你们也抱着拍张照,一个一个来,摸够了再放到陈列柜里去!”

于锋手足无措地半抱着郑轩,郑轩却不在意地朝他笑了笑:“来呀,我们一起照一张?”

 

最后和奖杯一起放进陈列柜里的是蓝雨全体队员的合影,其他人和奖杯的合影都由本人保管了。于锋和郑轩的那张合影被于锋压在了一本书里,打定主意不再看它。

他已经隐隐约约觉察到了一个事实,虽然没有足够的事实来佐证,但只要想到有万分之一的概率这个可能是真的,于锋就觉得浑身发凉。

那个夏休期于锋把蓝雨最后的团队赛翻来覆去看了好多遍,心也越来越沉。

没关系,他对自己说。只要郑轩没有亲口承认,他就不会相信。

撇开私人情绪来看团队赛,于锋也觉察到了另一个方面的问题。

他在开场时总是凝视着自己的角色,但最后,无论是全神贯注地从头看到尾还是随便挑一段,他的目光总会被夜雨声烦吸引过去。

黄少天太耀眼了。夜雨声烦在他手中绽放出的光华即使只有一瞬间也能吸引住全场的目光,也就是这一瞬间,成为了蓝雨无数次胜利的关键。

在这样耀眼的光华下,其他人显得有些过分地黯然失色了。

没关系,于锋又对自己说了一遍。

他的荣耀才刚刚启程。

 

5

转眼间第七赛季就过去了,蓝雨没有再次捧起奖杯,众人虽然有点失望但也依然对未来充满希望,对夏休期抢BOSS活动也就更加充满干劲。于锋从训练营开始就参与过这样的活动因此也没有觉得特别新奇或者热衷,这样一对比他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郑轩,对于这种活动,居然比黄少天还热情。

于锋几次上线都看到枪淋弹雨在线,有次夜雨声烦不在时他居然也还在,趁着抢BOSS结束的一瞬间于锋飞快地发去一条消息。

锋芒慧剑:郑轩?

枪淋弹雨:?有事?

锋芒慧剑:……没事我只是确定一下是你

枪淋弹雨发了个大笑的表情,然后于锋就看着那个文字泡随着枪淋弹雨的远去慢慢地消失了。

 

夏休期结束之后于锋回到队里,惊讶地发现当天晚上队里居然只有他和郑轩在。

“黄少说队长刚从外省回来要带他领略一下广州的变化,两个人逛街去了,晚上应该就睡黄少家。”郑轩慢吞吞地吸溜着一碗面条,边嚼边说,“一来就约会这么闪瞎眼我真是压力山大……”

“那我们也去?”

郑轩好像有点受到惊吓一样,手里的汤都洒了小半碗在桌上。于锋连忙补充:“我是说,我们也出去走走?两个人呆在队里有点闷。”

“哦……好。”

 

已经快到九月了,广州晚上并不热,于锋和郑轩两人并肩走着,郑轩漫不经心地踢着一粒小石子玩,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过了两三条街。

“我说,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路过一个热闹的夜宵摊之后于锋突然开口。

“爱过……啊不对,爱着。”郑轩秒答。

“这个稍后再提……我想问你,你为什么要进蓝雨?”

这个问题显然有点超出郑轩的预想范围,他皱着眉头想了想才说:“喜欢打游戏,喜欢荣耀,我技术也不错然后就被蓝雨选中了……就这样。”

“你不羡慕队长和黄少吗?我是说,从荣耀的角度。”于锋说。

“羡慕什么?”郑轩莫名其妙道。

于锋停下脚步。这一段恰巧比较黑,喧嚣的夜宵摊被他们抛在身后,偶尔有车经过鸣一声笛示意这两个站在黑暗中的人,然后就又静了下来。

在这样的环境里,于锋说出了他想了一个夏天的话:“我想成为核心。”

 

 “原来你是想说这个呀。”郑轩愣了好一会才不以为意地笑笑,“有什么想法了吗?”

于锋说:“暂时还没有,不过我进蓝雨的目的不止是冠军。”

“想成为核心……好远大的理想啊,前辈压力山大。”郑轩缩了缩脖子,“让我当核心还不如叫我退役呢。”

于锋看着他又要再次迈开步子向前走去,想也不想就抓住了他的手:“郑轩!”

郑轩没回头,就着被他抓住的姿势开口了:“于锋,我跟你说一句真心话吧。”

“从某个角度来说,我羡慕队长和黄少。”

“但是我同时也觉得,黄少很好,太好了。”


TBC

 
评论(8)
热度(21)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