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都看看w

© threethree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塔 08-11

*西幻设定,灵感来源于龙腾世纪的法师塔

*自己随便捏造的背景


08

黄少天第二天就又变得活蹦乱跳了起来,神秘兮兮地告诉喻文州他知道一个可以看到星星的地方。

“等天放晴了我们晚上就偷偷溜出去!文州你一定没有试过半夜偷偷溜出房间对吧,塔里面到处都静悄悄的只有火把噼里啪啦燃烧的声音和我自己的脚步声……然后突然!就有一双手搭在你的肩上!”黄少天故意停顿了一下又提高了音量想吓吓喻文州,可惜后者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然后呢?继续说呀少天。”

“然后……发现那是抓半夜游荡者的韩院长……”黄少天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口。

 

黄少天盼着天晴,可是最近能看到的那一小片天总是灰暗的。在他快要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天气居然变本加厉地恶化了。

“轰隆——”又是一个雷在窗外炸开,黄少天趴在窗口看着外面哗啦啦地下起了大雨,小窗户变得雾蒙蒙的,他索性哈了口气在上面画起了画。正画到一半,窗外闪过一道闪电,将他未完成的作品照了个通透。

喻文州坐在床上看着自己的手心,试图操控精神力幻化出一柄缩小版的冰雨,可惜光芒闪到一半在剑刃还未成型时就消失了。他叹了口气,接着就听见黄少天在他耳边小心翼翼地叫着:“文州……文州?”

喻文州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怎么了少天?又想到什么好玩的点子了?”

“我们去看闪电吧!”黄少天兴奋地说。

 

两人蹑手蹑脚地走在通往顶层的路上,黄少天压低声音告诉他今天巡逻的是首席牧师张新杰:“虽然跟我们同辈不过被他抓到就惨了!会被交给韩文清!”说着他就打了个寒战,又推开下一扇门小心翼翼地探头探脑,借着火把昏暗的光看清室内没人这才示意喻文州跟上。

其实喻文州可以感知到这一路上都没有人,只是他看着黄少天紧张的神情就故意没说出口,恶作剧般地让他在前面为自己开路。

他有点喜欢黄少天因他而产生的各种丰富的表情。

“到啦到啦总算到了……”走了大概半个小时,黄少天才在临近塔顶的一间小屋停了下来。他得意洋洋地拉开门,接着就满意地看到了喻文州脸上惊奇的神色。

 

09

喻文州敢说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大的窗户。整个房间的一半几乎都是透明的,雨水气势汹汹地拍打着玻璃,但房间仍然十分安静,安静到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膛中剧烈地跳动。

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喻文州的眼前骤然一白,借着这倏忽而逝的光线他隐约看清周围堆放着杂物。

不过这些都无关紧要。

喻文州近乎着迷般地走上前去,将手贴在玻璃上,想象着雨水拍打手心的感觉。

他突然明白了黄少天坚定的信念,他为什么一定要离开这座塔。

少天,你真狡猾,轻易就把我和你拉到了同一战线。

黄少天看着喻文州激动的神色渐渐消失,这才走过去和他并肩站在一起。

“我也是很偶然才发现这个地方的。”他低声说,呼出的白气在玻璃上凝成雾又很快散去了。

“为什么现在才告诉我?”喻文州问他。

黄少天却惊讶起来:“你没感觉到这个房间哪里不同吗?”

喻文州一怔,回身打量着房间。黄少天进门时顺手将火把插在了门旁的座子上,喻文州看了两圈仍然没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又将目光投向了黄少天。

然后他发现黄少天怕冷般地将手拢在一起哈气。

“这个房间抑制了你的精神力吗?”喻文州不可置信地问道。

黄少天点头。

 

塔里的温度并不是恒定的,会跟随外界的四季而变化——因此从小在塔里长大的孩子们也有了四季的概念——而每个人都能凭借自己的精神力来维持身体周遭的温度恒定,并不需要额外的保暖或者降温措施。

黄少天抖着声音说:“文文文州你没有感觉这个房间格外冷吗?冻死我了没想到下雨的时候温度会降得这么低可恶要是把你冻感冒了怎么办……”他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喻文州握住了他的手,而且,是暖的。

“这个房间的限制似乎对我无效。”喻文州将他的手握得更紧了一点:“少天,你把我带到这里来不光是想让我看闪电吧。”

 

10

黄少天低头看着他们交握的手:“……你果然发现了呀。”

喻文州感到他的手指在手心不安地动了动,安抚地拍了拍他的手背。

“还记得那本《塔的起源吗》?里面说到过塔的能量来源,是……”黄少天停顿的一瞬间喻文州已经自然地接了下去:“是来自于外界,对吧?”

“你不是说那是瞎编的吗为什么还记得这么牢……”黄少天嘟囔了一句又接了下去:“如果那个人没发疯的话,这个房间就肯定跟塔的能量来源有关系。本来我只是想叫你一起来搜查一下这里看看我有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谁知道这个房间的限制居然对你无效,文州你快试试能不能打破这面玻璃然后我们就走出塔吓他们一跳哈哈哈哈哈哈,对了为什么这个房间限制不住你?难道其实这个房间是你建的?是你爸爸建的?你是这个房间的第一百零八代传人吗……”

“少天,少看点乱七八糟的小说。”喻文州好笑地打断他:“我刚刚才第一次来这个房间,你的假设都不成立呀。除了我之外你还带谁来过吗?”

黄少天犹豫了半天才小声道:“叶修……我发现这个房间的时候他就跟在我后面,不过他好像完全没有兴趣只看了一眼就走了。”

“他什么都没说?”

“我想想……他好像说了‘居然还在这里’,我当时超级在意追着他问了好久这个房间的事情,最后被他甩掉了。”黄少天有点沮丧,“要是能从他嘴里问出点什么就好了。后来我也试探着问过魏老大,他完全不知道这个房间。”

喻文州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

 

那天晚上他们避开张新杰的巡查回到房间时天已经蒙蒙亮了,黄少天困得什么也没法想直接扑到床上倒头大睡,喻文州却睁着眼睛躺在床上看了很久的天花板。

 

11

叶修被喻文州找上时并不意外,喻文州还没说两句他就举手投降了:“我就知道少天迟早会带你去那个房间,还好你没跟他一起来不然我又要逃跑了……”

“叶院长你愿意告诉我吗?”喻文州有点诧异。

叶修远目:“反正不告诉你你迟早也会猜出来或者以别的方式知道的……毕竟你可是被选中的人啊。”

喻文州不说话,看着叶修。叶修没等到预想中的反应有点失望:“果然不上当啊算了算了,哥今天就做做好事……你看过那本《塔的起源》应该知道能量来源于外界,你有没有想过‘能量’具体是什么?”

“能量指的就是精神力啊。”叶修叹了口气,“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凭空产生,塔里那么多人,没人进塔也没人出塔,吃的东西是怎么来的?靠魔法师用精神力幻化?这种童话故事也就哄哄小孩吧。”

“也就是说,我们实际还是跟外界有联系的……通过精神力、不、能量的传导?”喻文州喃喃地说着。

叶修两手一摊:“就看你能不能找到传导的通道了。”

喻文州又不说话了,叶修正要离去,突然又被他叫住:“叶院长,能回答我最后一个问题吗?”

“爱过?”叶修用疑问的眼神回答。

“那本《塔的起源》其实是你写的吧?”

“可以这么说吧。”叶修含糊道,挥挥手,随即从喻文州的视线中消失了。


TBC


 
评论(2)
热度(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