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都看看w

© threethree |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塔 04-07

*西幻设定,灵感来源于龙腾世纪的法师塔

*自己随便捏造的背景


04

  说完之后喻文州笑了笑:“被吓到了吗?”

  “哪有!是个人都想走出这座塔的吧当然叶修那个变态除外,不过你刚刚说什么?我们一起走出这座塔?你知道方法吗?”黄少天噼里啪啦说完一大段话,感觉总算找回了点自己往日的风格。

  真是奇怪,在这个人面前他居然有种被压迫的感觉。

  喻文州可不管他在想什么,慢条斯理地说道:“方法我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有点头绪了。只是你也看到了……”他的手里亮起一团光,发着暗淡的灰光。

  “我一个人是不可能做到的。”喻文州迎着他的目光苦笑着说道:“所以少天,你愿意帮我吗?”

  黄少天心里都是满满的疑虑,他现在唯一想做的就是冲出房间找到魏琛问清楚关于这个喻文州的所有事情,只是看着喻文州,他居然提不起半点要怀疑的心思。

虽然充满了疑虑,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人值得他无条件的相信。

于是黄少天一头倒在床上打起了滚:“那以后我就叫你文州啦!文州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为什么这么厉害你是怎么来到塔里的跟我一样被魏老大捡到的吗你平时都喜欢吃什么呀在哪吃饭呀……”

喻文州等着他问完一长串的问题回过了气,才按照他问的顺序开始回答。

其实喻文州精神力的具体数值魏琛也不清楚,探测魔法之所以显示他位于最底层的位置,是因为他的精神力受到了某种诅咒的压制,几乎不能释放。不过这也造就了喻文州高精度的精神力,他所用的每一分力量都被强行压缩过以突破诅咒的限制。

所以喻文州施法速度其实是很慢的,但是一旦被他控制住了,就再也别想逃开。

“至于是怎么来到塔里的……这个你问我,我也不太清楚呀。”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从我有记忆的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在塔里了。”

“咦咦居然跟我一样是突然出现在塔里的吗!所以我们其实是被哪位粗心的魔法师用空间魔法丢进来的吗不可能呀居然有人能打破塔的禁锢那他为什么不放我们出去……”

黄少天自言自语着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他抬起头道:“文州,我觉得我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喻文州拍了拍他站起身来:“不管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都以后再说吧,少天不是问我喜欢吃什么?午餐时间到了,要不要跟我一起共进午餐?”

 

05

共进午餐的过程中魏琛路过,看到两人坐在一起差点连眼珠子都掉出来:“少少少少天?你怎么和文州勾搭上啦?”

黄少天看到魏琛眼睛一亮:“魏老大!我跟你说,文州可厉害啦你以前怎么都不跟我说他搞得我每天无聊死了只能跟叶修PKPKPK……”

魏琛咳嗽了一声有点心虚:“少天啊,这个原因有点复杂……”

喻文州善解人意地起身:“院长,需要我回避一下吗?”

看着喻文州越走越远黄少天才对魏琛说:“文州身上的诅咒到底是怎么回事?连你都没办法解开吗?”

魏琛道:“其实也没什么,这诅咒没危害,只是他没办法利用塔里的能量而已。”

“塔里的能量?”黄少天愣了愣,走到一堵墙边将手贴了上去,从他手心里蔓延出了一道银色的光束游走在墙上,一会儿整面墙就布满了隐隐发光的银色花纹。

魏晨故作深沉地点头:“这座塔其实比你们这些小屁孩想得要复杂很多,不然怎么就连老夫也被困在这里,实在是这座塔太精密了……”

黄少天没理他,歪着头看着墙上的花纹琢磨着。魏琛又叫了他好几声之后他才回过神来,突然就跑开了:“魏老大我去找文州!”

“喂!臭小子!”魏琛朝他的背影吼了好几声也不见他回头,只好不甘心地承认自己的得意门生已经被喻文州拐走了。

墙上的花纹由于黄少天的离开已经黯淡了下来,一会就消失不见了。

 

06

喻文州并没有走远,黄少天找到他时他正坐在两层塔之间的楼梯上看书。黄少天在他身边坐下,探头过去看书名:“《塔的起源》……咦图书馆里还有这种书?谁写的?我靠都知道塔的起源了怎么还出不去!”

“谁知道呢,也许是作者编的吧。”虽然这么说着喻文州的视线却并没有离开书页,黄少天也就安静地跟他一页一页看下去。

看完最后一页喻文州把书一合:“果然都是编的。”

黄少天还保持着歪着脖子的动作,使劲晃了晃脑袋:“那为啥还看这么久啊痛我的脖子都僵了……”

“只是有点好奇这个人怎么编出来的罢了。”喻文州看着他揉脖子忍不住笑了出来,伸手过去抚在他脖子上:“怎么样?还痛吗?”

黄少天没看到他动作,就觉得脖子后面突然一轻:“……好了。不过文州你对我做了什么原来你不是术士是牧师吗!我第一次见到能治疗人的术士!”

喻文州又拍了拍他的脖子,这次用了点力:“我的精神力跟你们不同,没有被局限在某一个方面。不过也就那么一点点,无所谓吧。”他自嘲地笑了笑,将手按在墙上:“你看,我根本不能召唤出墙上的花纹。”

突然有只手越过喻文州的肩盖在了他的手上,一瞬间,喻文州的手指下面流出了灿烂的光线。喻文州回头,看见黄少天认真的表情。

“这样就行了。”黄少天和他重叠着的手轻轻按了按他的手背:“文州你看,我们做到了。”

 

07

那天之后黄少天似乎打定主意要黏着喻文州,顺势就搬去他的房间跟他同居了,叶修和魏琛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们同进同出的身影。魏琛痛哭流涕说自己的得意弟子就这样跟着别人跑了,叶修想了想安慰他:“文州也不容易,除了他你在塔内还能找得到第二个愿意忍受少天废话的人吗?”

魏琛想想也是,不过还是每天唠叨着自己有多么痛心疾首,全然不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在喻文州和黄少天出现之前,他对黄少天的教育政策基本上就是放养型的,所以黄少天才有那么多时间天天找人PK打架。

     黄少天虽然下了决心要走出这座塔,但现在两人都没有什么头绪,所以他每天只是拉着喻文州在塔里到处乱转,带他去自己以前发现的人迹稀少的地方。这样每天转下来,喻文州一边惊奇于黄少天的发现能力一边也再次认识到一个事实:

     这座塔,真的太大了。

以前他孤身一人的时候也每天都在塔里游荡,但出于精神力和体力的限制他并不能离开他所居住的那层太远,现在多了个黄少天,喻文州天天都在外面转悠到天黑才回房间,就这样,他也怀疑他们究竟有没有看全过塔的十分之一。

走在黄少天的身边,喻文州经常能听到旁人的窃窃私语,说他找了个靠山想借此抬高自己的阶级。喻文州本人不在乎,倒是黄少天一听到这种话就扑上去揍人。

有天黄少天傍晚独自出了门,很晚才回来,一进门就扑上了床把自己卷成一个卷。喻文州有点担心,又怕影响他休息,只好一边看书一边分神留意着身后的动静。

将近午夜时喻文州关上台灯准备睡觉,就听到他身后床上窸窸窣窣地一阵响动,随后就是黄少天在哼哼唧唧:“文州我头疼……”

“是不是精神力透支了?”喻文州坐到他床边用了个探测魔法,白色的光晕比往常暗淡了许多。他再一探黄少天的额头,凉的,布满了汗珠。

“我去找魏院长。”喻文州刚起身就被黄少天拉住了衣角:“不行!万一他问起原因怎么办!哎呀烦死了不想让魏老大担心啊文州你就别去了我明天就好啦只是几坨垃圾而已还不至于耗尽我精神力……”

喻文州叹气:“少天,万一造成了后遗症怎么办?难道你也要像我一样做一个小小的底层术士吗?”

“……不是。”

“嗯?”喻文州望过去,正对上黄少天的眼睛,房间里没有灯只有洒进来的月光,显得他的眼睛那么明亮:“你不是底层术士。”

黄少天忍着头疼抓紧了他的手:“等到你身上的诅咒解开了我们就一起去周游世界吧文州,我看书上说塔外还有好多好多精彩的东西我好想看啊……”

喻文州身上宁静的气场笼罩着黄少天,让他的头疼好受了一点。黄少天恍惚地想着要是有一天他身上的压制没有了,一定会让所有人惊叹他的才华、他的能力有多么出众,那个时候他就可以自豪地和他并肩站在一起,走出这座塔,去到更大更远的地方。


TBC


我终于度过了惨烈的开学修罗期!接下来开始更新啦!弹丸PARO那边也会慢慢更起来的_( :3」∠)_

 
评论(1)
热度(6)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