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都看看w

© threethree |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once 06

*依旧伏见第一人称

*绞尽脑汁圆剧情中

*有自己关于绿王的设定

*OOC

如果可以的话请下拉


第六章

我当然是故意的,想知道真相的欲望远远没有强烈到让我一起床就直奔S4汇报的地步。

美咲现在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像梦中那个美咲一样愤怒,在怀疑着失去记忆的我是否要再一次背叛他?

“……伏见君,根据你的描述,我们似乎能够确定这次的事件跟苇中学园有很大的关系。学园岛吗,是个麻烦的地方呢。”

“麻烦?”

宗像叹了口气,好像真的在认真烦恼着:“即使是我,也真心诚意地不想跟那个人打交道啊。”

对于这位能让青王都感到头疼的人物我稍微提起了一点兴趣。

“学园岛是绿王的管辖区,如果袭击十束的人在学园岛上的话,我们就不可避免地要与绿王打交道了。”宗像说:“虽然伏见君不记得了,但是上次涉及到绿王的时候整个S4都加班到脸发绿了,由于某些原因加班奖金都没能发给大家。”

“……的确是很令人不快,可是涉及到王权者的部分能请您严肃一点吗。”

“每位王都有自己的管辖区域,在签订了120协定之后绿王一直安分守己没有任何动作。不,应该说六位王都一直相安无事,直到上一届无色之王三轮一言去世,石板选出了新的第六王权者。”

“等一下,为什么是第六?不是有七位王吗?”我忍不住打断他。

宗像有些惊讶地看着我:“七?一直都是六。”

昨天在现场捡到的十束摄像机里拍到的凶手的自白不是“第七王权者”吗?难道是我记错了?

……记不清了。我为什么会觉得是七呢?

宗像没有继续说下去,微妙地看着我。浑身不快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忍不住啧了一声想催促他继续往下讲,宗像的终端却响了起来。

“那位能力者的鉴定报告出来了。”

“能力是记忆篡改?”匆匆扫视了两下报告之后我发现了关键。

“真是有趣的能力啊。”宗像笑了起来:“如果要打个比方的话,伏见君,你实际上就像被洗掉了原来内容的磁带一样。磁带在被重新利用的时候一般是直接将新的内容覆盖在原有的内容上面,如果新的内容一无所有的话不就像失忆了一样吗?”

其实我没觉得这跟失忆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宗像看破了我的想法:“现在我们需要重新判定一下,伏见君,你做的梦是单纯的偶然还是那位能力者刻意而为。”

“不能直接去问他吗……虽然是β能力者,但如果是王的话应该什么都能办到吧。”

“麻烦的地方就在这里。那位能力者将自己的记忆也篡改了……要分辨出哪些是真实的哪些是虚假的还真是令人头疼呢。这位在β组里也算是出类拔萃的,能做到这一步真是让人敬佩啊。”这么说着宗像好像真的流露出了一点敬意。

怪不得分析用了这么久。不过问题好像变得更复杂了……十束受了重伤差点死掉,这件事背后到底还隐藏着什么?本来相安无事的六位王因为无色之王的王权更替而相继被卷入事件中,背后是否另有操纵的人?

……上面那段并不是小说或者动画预告,请不要搞错了。

而且我还是觉得有七个王。

“好像没有什么别的情报……那我就先走了。”略微鞠了个躬之后转身,我听见宗像在背后说:“虽然19岁是个适合运动服的年龄,但果然S4的制服也很适合你。”

“……那种东西怎么样都好吧。”压下心里的厌烦,我走出了宗像的办公室。

如果没有能力者作乱的话S4的工作其实非常安定,也难怪消耗物品中最大的是茶叶和红豆沙。没等到下班时间我就提前离开,在路上一个人走着,漫无边际地思考最近发生的事。

“猿比古!”

好像听到了美咲的声音。

“喂猿比古!叫你呢猴子,没听见吗!”

一股力量从后面勒住我的脖子,美咲从滑板上跳下来勾住我:“蓝衣服的人这么早就肯放你回来了?”

“什么放啊,我又不是被关起来。”我懒懒地回道:“倒是你怎么会在这里?没守着酒吧吗?”

“帮草薙先生跑了个腿。”

两个人并肩走着,逐渐靠近了市中心,身边不断有交谈着的人跟我们擦肩而过,大多都沉浸在即将到来的下班放学的愉快气氛中。这些人不知道王权者的存在,不知道也许哪天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坠落之后他们小心翼翼维护的日常生活就会被简单地摧毁。在医院初次见到美咲的时候,我和这些普通人一样,完全想不到仅仅几天之后生活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猿比古,我想问你一件事。”一直没开口的美咲仿佛终于下定了决心。

“你是不是……”

和人的对话一天之内第二次被终端机的响声打断。美咲接通之后没听一会就脸色大变:“什么?蓝衣服的人把尊先生带走了?”

 
评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