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都看看w

© threethree |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once 04

*依旧伏见第一人称

*试图展开剧情但是好像失败了

*心理描写超多

*OOC

如果可以的话请下拉


第四章

未来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应该有很多人想提前知道不是吗,为什么偏偏是对于这些毫无兴趣的我得到了这种能力呢。

……虽然很想这么说,但是我只不过是做了个梦而已。

“能力者的梦在一定程度上是心境的反射,也许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也说不定,还是请伏见君稍微重视一下吧。”

“不管谁都是这样吧。只不过是个梦而已。”

“如果真的只把它当成一个梦,伏见君就不会来我这里了。”

我没有办法反驳宗像的话语,不自觉地又发出了“啧”的声音——当然这里比美咲的房间安静多了所以我才迅速地认识到了这个事实。

更加不爽了。

“所以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吗?”

“据我所知伏见君的失忆是在执行任务时被能力者袭击造成的,那位能力者……似乎没有预知未来的能力。”宗像推了推眼镜回忆说:“目前对他的审查还在进行之中,如果得到了什么新的情报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伏见君的。”

“八田在和我刚见面的时候说我失忆也有他的责任?”这一点我问过美咲但是他不肯说。

“根据淡岛君的工作报告,赤组部分人员当时也在任务现场,八田君和你似乎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小摩擦,也许影响到了现场状况也不一定。至于只有伏见君受到了影响,我大胆地推测原因出在伏见君本人身上。”

“所以接下来就是由我拯救世界的展开了吗,真不错。”我兴致缺缺地回道,有点想走了。

“并没有这么严重,毕竟伏见君没有被设定会在路上捡到笔记本;不过如果能避免让大多数人都不快的事情发生,出于大义伏见君也有义务配合我们的行动。”

“设定什么的怎么样都好吧,我已经快相信这是最新轻小说连载了。还有你刚刚说了行动对吧,什么行动?代号第1314块拼图吗?”

这样的话普通人听到会觉得很失礼甚至恼怒起来吧,但是宗像似乎不以为意,从办公桌后面站起来走到我面前:“总之请跟我来,见见那个导致伏见君失忆的罪魁祸首吧。”

宗像走在我身前约三步的地方,步伐坚定铿锵有力,当然有部分原因是因为监狱又大又空旷而且地面还是大理石;我低着头看见地上自己模糊的倒影和脚上普通的运动鞋,简直就像个误入BOSS巢穴的无知少年。地面上的我头发呈现出一个奇怪的形状,似乎在极力抗拒地心引力而张牙舞爪地想要翘起,但昨天晚上吹干头发之后它们就软趴趴地倒了下去,所以现在那个绽放的姿势只完成了一半,介于乖巧的好学生和病娇的公务员之间。

……这走廊也太长了一点吧。

“伏见君,记得这个人吗?”宗像站在一间牢房前问道。只是普通的牢房吗,那危险性应该不是很高……

“好像有点面熟。”牢房中的人一动不动,这种距离我看起来稍微有点吃力,但还是有种熟悉的感觉。

“看来能力等级没有降低,依然能正确识别出交手过的人的能量场。”宗像微笑着推了推眼镜:“既然如此,伏见君不如回S4来工作?少了一个得力的同事大家都很困扰呢,道明寺君连上次年会时请假去买的游戏都没时间玩了……”

“那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吧。”我干脆地回答:“我答应你。”

 

回到HOMRA之后美咲显然没想到我会自己回到酒吧来,带着一脸意外的表情冲过来抓住我:“猿比古你怎么过来的?记得路吗?蓝衣服的家伙没对你做什么吧?”

我看了看他说:“美咲,我饿了。”

“我就知道他们一定……咦?”美咲迟钝地意识到我们好像暂时不在一个次元内,于是我又重复了一遍,绕过他坐到沙发上:“我说我饿了……”

“嗯?啊……哦。草薙先生不在那就我去做饭吧……吃完饭要讲清楚啊!”又说了这样的话之后美咲走进了酒吧的内间,我则将头靠在沙发背上看着天花板,心里想着跟宗像达成的协定。酒吧里没什么人,这种安静的氛围在适合人思考的同时也让我觉得很困……

……也太安静了吧。草薙先生不在的话,十束呢?

我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冲到美咲身边问他:“十束哥呢?”

“谁知道呢,又去哪个地方拍照了吧。”

心脏瞬间停跳了一拍,我来不及解释就冲出了酒吧,在街上奔跑着一边四处寻找着十束的身影一边拿出终端想要联系宗像。

“已经找到十束了,他倒在一个天台上。”

听到这句话之后我失手把终端摔在地上,正想捡起的时候美咲追了上来,把终端捡起递给我:“怎么了猿比古,突然慌慌张张地跑出来……”

终端里宗像的声音依然不紧不慢地传来:“……幸好发现得及时,他虽然受了重伤但是没死,队员已经把他送往医院……”

美咲的动作停住了,他抬起头看着我:“那是谁?他说的又是谁?”


 
评论
热度(2)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