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都看看w

© threethree | Powered by LOFTER

【伏八】once

*狗血失忆梗

*伏见第一人称

*短小、有可能是坑

*OOC

以上可以的话请下拉


“唔……”

胸口好闷,喘不上气来。有种即将眼冒金星的感觉。不,与其说是即将,不如说是已经眼冒金星了吧。就算眼睛闭着,也有种眩晕般的呕吐感。

“可恶……”

我努力想睁开眼睛,手微微用了点力拍打着床。是谁都好啊,快让我解除这种痛苦吧,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经不起这样的重压啊——

……重压?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的确是这个词没错,嗯。从腹部往下就有种沉重得不可思议的感觉,好像有谁坐在我的身上。我猛地睁开眼睛。

“哇哦……”呈现在我眼前的是一幕不可思议的景象。

虽然眼睛刚睁开完全不能适应太过刺眼的灯光,但是我还是完全没有判断错误眼前的景象。一个橙发的少年正红着脸跨坐在我身上,双手抓着我的衣领,眼睛带着怒意直视着我。从我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他过于宽大的衣领下颈部的锁骨和白皙的皮肤,还有放在我身侧的对于男生来说十分纤细的腿。

虽然是第一次见面的感觉,但是我心中却擅自给他安上了“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小的童颜”这样的设定。虽然不是美少女,但这样的相遇也太过于神奇了吧,简直就像GAL GAME里面的男主角接到从天而降的攻略对象。

看到我醒了,少年手忙脚乱地想要从我身上推开,结果又再次像游戏发展一样,他被被子绊住,直接扑到了我身上,头发从我脸颊旁边擦过。

那么,如果再巧一点的话……

“哦呀,伏见君,你已经……”

房门被推开了,有人走了进来,但是看到我和少年的姿势立刻停了下来。

 

第一章

我叫伏见猿比古,至少他们这样是告诉我的,至于事实是不是这样好像也没有别的方法证明,除非我想起过去的一切。

上次和我有奇妙相遇的少年有个对于男生来说有点好笑但是意外地和他相称的名字“八田美咲”,奇怪的是,每次我叫他姓的时候就能看到他脸上有点别扭的表情。那个表情我很喜欢,所以故意增加了叫他的频率,这样类似于欺负的行为居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愧疚感,大概我本来就是个性格恶劣的人吧。

出院之后上司告诉我暂时不用回去工作,因为我以前的工作不是一个正常的19岁少年能承担得了的。虽然很想吐槽“我以前不正常吗”“现在这个废柴状态是19岁的常态吗”但是我以前好像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只是“啧”了一声。这个习惯好像以前的我也有,每次这样轻轻咋舌的时候就会看到美咲脸上微妙的表情,对于他来说以前的我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这一点我有点好奇,于是以找回记忆为理由执意跟着美咲。

“那么要麻烦你一段时间了,八田君。”

“……哦。”又是那个可爱的表情,美咲挠了下头好像很烦恼的样子:“也是我害你变成这个样子的……我会负起责任来的猴子!”

真是……太可爱了。把全部的心事都写在脸上了呢美咲,由于我使用姓氏来称呼带来的明显不适应和失落。

 

美咲把我带到了一个看上去像酒吧的地方。一边无聊地在心里鉴定酒吧里的装饰风格一边看着美咲的背影,很明显这个笨蛋从来没注意过这些地方吧。

……啊,又擅自加上“笨蛋”这个设定了呢。说起来,对目前还不太熟的人这样做真的没有问题吗。为什么接触还没几天就把他划进了“close friend”的等级内呢——如果真的存在好感度这种东西的话,美咲在我心中的起跑点一定超级高,而且成长系数绝对是指数级别的。这样真是太危险了,不过还是不太想控制自己的情感。

“啧。”

“猿君的习惯还是——一点都没变呢。”笑眯眯的青年出现在眼前,单边耳朵上带着耳环,但是并没有给人不良的感觉,反而是坐在远处吧台边的那个没回头的红发男人让我觉得比较危险。我皱了皱眉,尽量控制着自己想远离那个人的感觉,跟着美咲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我叫十束多多良,猿君以前刚进吠舞罗的时候就是由我照顾的哦——”青年在沙发对面的椅子上坐下,脸上依然带着那种讨人喜欢的微笑看着我。

美咲靠在沙发背上苦恼地说:“十束哥,他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十束认真地看了我一会,我也直视着他。虽然看上去是很温和善良的人,但总觉得他不光是这样简单地让人轻易了解的邻家大哥哥的设定。

最后先把眼睛转开的是十束,他呼出一口气说:“猿君……虽然失忆了,但是感觉一点都没变啊。”

“诶!怎么可能啊十束哥,不觉得他比以前……呃……”美咲本来想要跳起来大叫,但是好像因为顾虑到我的心情又重重地坐回了沙发上。

“猿比古……”一个细小的声音在我右边响起,我转过头看见一个哥特萝莉装扮的红衣女孩正扯着我的袖子。

见我转过头,女孩收回手,但是依然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一瞬间我居然有种被看穿的错觉,于是立刻扭开了头。

“美咲……”女孩转向美咲,轻轻地摇了摇头。美咲喃喃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安娜。”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似乎是那个一直没出声的红发男人发出的。女孩向他跑去,被他一把抱了起来放在旁边的椅子上。如果没看错的话,这个小女孩是这间酒吧里目前唯一的女性,所以果然还是有什么问题吧……这里。

“怎么样猿比古,你想起什么了吗?”

我摇头,很诚实地说:“没有。”

虽然说了实话,但是看到美咲瞬间垮下去的脸时我产生了某种复杂的情绪,由觉得自己好像说了谎一样的负疚感和微妙的愉悦感混杂在一起。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是个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人。”出于想看到他更多有趣表情的心理,我又稍微说出了一点真实想法。

美咲睁大了眼睛,然后出乎我意料地笑了起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没想到啊猿比古,你居然还记得这个!”

表示了疑问之后美咲解释道:“上次听到你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们还在初中呢,那个时候你的原话是‘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如果要毁灭世界的话你这个笨蛋还是能稍微起到一点重要作用的’你还记得吗,我们的计划!”

……真的是个笨蛋啊,那明显只是纯粹的中二吧。但是看着双眼闪亮的美咲,我在自己也没感觉到的情况下握紧了双拳。

……嫉妒从前的自己一定看到过很多次这样的他。


TBC

 
评论
热度(3)
 
回到顶部